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6|回复: 0

鸿门宴

[复制链接]

88

主题

88

帖子

38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84
发表于 2023-1-17 12: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鸿门宴
       
  甄俨的嘴唇颤抖着,嗫嚅着在说着什么。
  韩变走到近前,才听清楚。
  他口里不住地说的,居然是:“颜将军死了,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www@22ff%com
  韩变差点笑岔了气,狠狠地拍了一下甄俨的肩膀,恶狠狠地说道:“颜良死了,你腿上牛皮癣要不要去陪他?”
  “不要!”甄俨想也不想便高声回答道。
  “那不就得了。”韩变满不在乎地说道,“颜良死了就死了,你们当这事没发生过不就行了。”
  “那怎么可能!”甄俨大声道:“颜将军一死,袁公必定彻查,一旦查出与我甄家有关系,那么我甄家全家老小,便万事休矣!”
  甄俨之前曾经想过杀死颜良,但他早已放弃了这个想法,便是因为他知道纸里包不住火,颜良被杀是何等大事,必定瞒不过袁绍的眼睛。
  一边说着,甄俨一边恶狠狠地看着韩变:“都是你,若不是你,我们甄家也不会惹上一堆麻烦事,更不会与这种事情扯上关系!”
  甄俨的目光闪烁,似乎有什么打算。
  韩变冷笑了一声道:“你莫不是想要用我的人头去向袁绍请功,好让你们甄家不至于遭受灭顶之灾?”
  被韩变说破打算,甄俨却没有半点尴尬之色,反而不住地冷笑:“不错,颜将军是被你杀的,为何要我们甄家来承受这苦果?我这商队有数十武艺高强的汉子,我就不信留不住你!”
  说完,甄俨一挥手,那些原本来给颜良送行的家仆护卫,纷纷上前踏了一步,虎视眈眈地看着韩变,只等甄俨下令。
  甄宓想要阻止,但终究只是张了张嘴,没有说出口。
  她对今天的事情已经感到非常自责了,若是再因为她的缘故影响了甄俨的决定。事态再次向不利于甄家的方向发展,那她就真的觉得万死莫赎了。
  韩变对此却好像一点压力都没有,他甚至很想说句“你试试啊”,但转念一想。他和甄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相反,甄家对他而言,还算是有恩德。
  他一只手抓住颜良的骏马的缰绳,一边说道:“我一心逃离的话。你们便能留住我不成?我的武艺虽不及颜良,却也差不太远。”
  甄俨顿时语塞,韩变故意拿颜良的话来挤兑他,他却没有办法反驳,韩变固然不能以一敌百,但是要逃跑的话,难度就小得多了,甄俨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将他留下来。
  见甄俨的态度有些松动,韩变连忙趁热打铁,继续道:“退一万步说。即便你们将我献给袁绍,袁绍便当真不会知道此事与你们的关系?到时候,袁绍一样饶不了你们;而你害了我,我父亲也容不下你。冀州两大势力都容不下甄家,你甄家该如何自处?”
  甄俨越发沉默,他并不愚笨,知道韩变所说,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
  而且他也想到了韩变没有提及的,哪怕袁绍不知道甄家与颜良被杀一事扯上干系,也没有追究甄家。也不代表甄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恰恰相反,他若是害了韩变,便是将韩馥往死里得罪,韩馥就算对付不了袁绍。但对付一个小小的甄家,也并不困难。
  许久之后,甄俨才挥挥手,示意家仆护卫们退下,方才缓缓地开口了,声音有些干涩:“那照你这么说。我们甄家又该如何做?”
  “其实颜良死了,对你们来说还是件好事,最起码你们不用受他盘剥了。”韩变撇了撇嘴,道:“若是担心袁绍那厮知道的话,你们甄家上下,全部都随我搬迁到邺城不就得了。”
  甄俨听了之后,眼睛顿时一亮。
  举家搬迁到邺城的话,似乎真的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他经商的时候非常注意情报的搜集,韩袁两家的大战他也非常关心。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身为正牌冀州牧的韩馥正在逐步扳回局势,收复失地,这么打下去,未必能战胜袁绍,但要不被袁绍吃掉那倒没多大困难,因此搬迁到邺城,短期内不用担心袁绍会威胁到他们。
  至于搬迁的过程中会损失多少家业,甄俨也不太放在心上。
  从韩变的态度,他可以看得出来对方对他的善意,有官面上的支持,这点损失也能很快弥补过来。
  越想,甄俨就越觉得这是条好路。
  可是,甄俨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地方,脸色顿时就灰暗了起来,摇了摇头。
  “不行的,我们恐怕没有办法搬到邺城去。”
  甄俨痛苦地挠了挠头。
  “这是为何?”韩变疑惑地问道,他可以肯定,刚刚甄俨是心动了的。
  甄俨幽幽一叹,对韩变说了几句,韩变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这还要从鞠义反叛的时候说起。
  鞠义本来就负责在中山国守备,他反叛的时候,必然是将中山国内支持韩馥的官重庆银屑病仅寻朝天门医院高超员都清扫干净了的。
  等韩变击败鞠义,却连常山的烂摊子都无暇收拾,更不必说中山国那边了。
  也就是说,在鞠义反叛之后,中山国内已经没有了支持韩馥的势力。
  等到袁绍起兵,宣牛皮癣发生的症状表现有什么布讨伐韩馥,中山国就成了第一个响应袁绍的郡国,袁绍对此也非常重视,特意派了心腹猛将韩猛前去坐镇。
  甄家作为中山国内颇有名望的家族,自然是备受重视,他们要搬迁,肯定逃不过韩猛的眼睛。
  若是被韩猛知道他们要搬到邺城,那乐子可就大了。
  韩变听了,忽然想到,这似乎是一个好机会。
  冀州有九个郡国,最重要的自然是魏郡,其次便是袁绍的老巢渤海郡,除此之外,其余的郡国倒是相差不大。
  如今,魏郡重新归属韩馥控制,再加上原本就没有脱离控制的常山、钜鹿等三个郡国,整个冀州,只有将近一半的地方处于韩馥的控制之下。
  韩变可万万忘不了,他保卫冀州的最后一个阶段的任务的要求是什么。
  掌握冀州一半以上的地盘。
  如今韩、袁两家都因为连日的大战。已经有些支持不下去了,休战罢兵势在必行,单靠兵锋,韩变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完成任务。
  而此事。却为韩变提供了一个契机,一个趁机夺回中山国的契机。
  于是,韩变靠近甄俨,附耳说了几句,他越说。甄俨的眼睛就越亮……
  中山国的与常山国、钜鹿郡、河间国、安平郡相邻,它的形势,和常山国倒也差不多。
  中山王这一脉,是从光武帝刘秀之子刘焉那里传下来的,至今已经有五世了,结果到了第五代中山王刘稚那里,刘稚早夭,也没能留下子嗣,这一脉嫡系就此断绝,中山国也濒临除国的危机。
  因此。和常山国一样,中山虽然称为“国”,但治理他的仍然是太守,而不是国相。
  上一任太守已经被鞠义害了,新的太守至今未曾上任,但是,从数月牛皮癣早期能治好要注意什么之前,中山国就已经有了他的统治者。
  韩猛,这个袁绍的心腹猛将,进驻了中山国的治所卢奴。掌管一郡事务。
  韩猛作为猛将,上阵杀敌是他的专长,可治理一地的话,却未免过于为难他了。
  好在袁绍也不用他治理好中山国。只是要他坐镇这个要冲,一方面做好防备,另一方面,也随时准备从常山方向进攻。
  韩猛有精兵数千,粮草充足,自是可以胜任这个任务。
  因此。韩猛上任以来,不曾有什么为政举措,倒是在整个中山国布下耳目。
  这一天,韩猛就得到消息,位于中山国无极县的大族甄家的商队,正在向卢奴这边赶来。
  对韩猛来说,大族甄家的消息,肯定要比那些张家长李家短的要值得注意一些,因此,闲得淡出鸟的韩猛,便对这个消息起了兴趣。
  相比起其他人,他也更愿意和甄家打交道一些。
  于是,韩猛便多问了一句,甄家商队的规模有多大,带来的货物又是些什么。
  探子打听得很清楚,商队大概有数百人,携带的货物主要是马匹、烈酒。
  韩猛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带上马匹、烈酒北上,甄家人做交易的对象是谁自是不言而喻,他这个中山国说话最响的将军自然可以从中牟利。
  最重要的是,韩猛好酒,尤其嗜好烈酒,这两天他正好酒瘾犯了,甄家商队前来,无疑是在他瞌睡的时候正好送来了枕头。
  为此,韩猛特意前往卢奴的大门。
  一到大门口,韩猛便见到了甄俨。
  这个甄家如今的顶梁柱,昔日被举荐为孝廉的甄俨,韩猛也见过了几次,自是有几分熟悉。
  见到甄俨的时候,守门的门伯正在对甄家的商队进行盘查。
  这种盘查,主要是看有没有违禁物品,或者是大量的兵器。
  韩猛一见,就没了耐心,上前大声道:“瞎了你们的狗眼了,他们可是甄家的商队,需要你们检查吗?”
  “这……”门伯有些为难地说道:“他们当中不少人带了兵刃,放他们入城,是不是太危险了?”
  “屁!”韩猛眼睛一瞪,一双牛眼登时吓了门伯一大跳:“如今是乱世,出门在外,带几把兵刃又碍着你眼了?都他妈给本将军让开!”
  韩猛如今是整个中山国的第一人,他这么说话,又有谁敢不听,门伯连忙吩咐士兵让开道路,让甄家商队进耳膜里银屑病城。
  商队进城之时,甄俨从韩猛一躬身,行了一大礼:“多谢韩将军给予方便了。”
  韩猛哈哈一笑,满不在乎地说道:“几把兵刃而已,是这几个家伙大惊小怪了。”
  这是他的真心话,他从甄家的货物,行商的方向,就可以知道甄家是要与草原上的胡人交易,与胡人交易,多带人手,多带兵刃是非常合理的。
  更何况,甄家已经把马队留在了城外,进城的只有两三百人,就算他们人人披坚执锐,又怎么会是数千兵马的对手?
  当然了,最让韩猛觉得放心的是,甄家在袁绍起事的时候,出力不小,和他是一路人,自然没什么不放心的。
  甄俨陪着笑,冲韩猛一拱手,好像是无意的一般,一个钱袋顺着他宽大的袖子,正好落在了韩猛的手上。
  韩猛一掂量,笑意顿时更浓了……
  做完这件事,甄俨笑着道:“韩将军,半日之后,在下欲在城中设宴,不知能否有幸让将军纡尊降贵?”
  韩猛来得这般匆忙,想的就是这个,他尚且嫌太晚,恨不得现在就赴宴,哪里会推辞?连忙便应允了……
  半日之后,韩猛便急匆匆地赶到了甄俨设宴的地方,此时,甄俨早就在门口等待多时,连忙将其引入。
  除了韩猛之外,甄家还邀请了不少在卢奴县的官员,比较出奇的是,这些官员,大多数都是武将……
  韩猛并没有想太多,他的注意力已经被甄家拿出的美酒吸引了过去。
  歌舞翩翩,美酒不断,韩猛与卢奴县的官员,纷纷乐在其中。
  与此同时,甄家的下人仆从们,也纷纷找到了这些官员的侍卫,送上美酒佳肴。
  官员们在里面吃喝,侍卫们在外面受冻,他们早就心痒痒了,见甄家人这么知情识趣,侍卫们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大吃大喝起来。
 可以用偏方治疗牛皮癣吗 这些人都没有注意到,甄家的仆从,越来越多,似乎全都往这边集中了。
  终于,在一个侍卫昂头喝酒的时候,一个甄家的家仆,突然拔出一把短刀,刺入了这个侍卫的胸口。
  像是发出了信号一般,刚刚还无比谦恭的甄家仆从们,纷纷像是换了人一般,面目狰狞,从各处掏出武器,冲着侍卫们不断砍杀。
  一时之间,喊杀声、惨叫声响成一片。
  异变陡生,大厅内享受着的官员们还没反应过来。
  这时,大厅内也开始发生变故。
  之前一直在为大家斟酒的小厮,一个个拔出短剑匕首,就要往官员们的脖子上架。
  为韩猛斟酒的是一个年轻人,韩猛一直觉得他很有气度,可现在他却不这么想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年轻人便用一支短剑,划破了他的咽喉。
  一直到死,韩猛都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
  年轻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大刀,一刀斩下了韩猛的头颅,一只脚踏着面前还盛放满食物酒水的小桌子,眼睛一瞪,大声说道:“吾乃冀州牧韩馥之子韩变,特来擒杀叛逆,如今逆贼韩猛已经伏诛,汝等愿降否?”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3-1-31 17:18 , Processed in 0.06002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