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3|回复: 0

砸碎虚空,天地重造(大结

[复制链接]

50

主题

50

帖子

2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2
发表于 2022-9-23 15: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砸碎虚空,天地重造(大结
第二百二十四章 砸碎虚空,天地重造(大结局)
杨广遣散了刚才跪地的黑衣人,不多时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端着一碗灵气十足的仙汤走了上来,这汤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天才地宝,阵阵灵气让普通人闻下一闻,可能都要长命百岁。
“皇上,到喝汤的时间了——”这女子的声音充满魔音,让任何男人都有冲动的感觉,杨广也不例外直接搂过她的纤腰说“任何神仙美味,哪有我的美人重要啊!”
“你真坏——”女子被杨广不老实的手摸的有些娇喘,脸色微红诱人至极。
“呵呵,我的爱妃,你不就是喜欢我坏吗——好,好好,我听爱妃的,我喝了这八珍汤——”
杨广拿过女子手中的汤碗一饮而进,毫不担心有没有毒,修为到了他这般境界,任何毒药已经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了。
随后杨广就在大殿之上公然与这女子开始缠绵,但是如果仔细感应的话,两人身体之上充斥着说不明道不出的莫名气息,就连杨广帝也没有察觉出来。
高天之上,元界空间,不现在可是说是人间界的天上的一座某座神山之中,一个翩翩少年旁边跟着一个低等的僵尸,虽然从外表看这僵尸与人类并无区别,但是如果看这女僵尸的眼睛,就会知道,这僵尸是一个完全没有自己思想的行尸走肉。
“呵呵——杨广吗?往你苦心经营势力,最终还不是我的一个仆人——呵呵——”年轻人开的笑了,笑容中充满了阴狠之色。
但他砖头看向旁边的女僵尸的时候,却充满无尽的温情与依恋“母亲,你放心,我要亲手杀了那个负心汉,为你报仇——我本想控制他,但是他的确有两下子,竟然能够对我的功法免疫——但这无所谓,我要让所有的元界大能为我所用,共同杀掉他——”
青年满脸坚毅的表情,而那个女僵尸只知道喝着一碗灵气十足的鲜血,对于青年的话视若未见,这让青年特别的痛心。
如果武洪在这里,武洪一定会惊讶的不可自已,这女僵尸竟然是“黄玲”。
突然就在年轻人,发誓要将武洪杀掉的同时,元界上空,开始风云变幻,年轻人脸色大变,大手一挥带着黄玲之奔下界而去。
武洪站在孤寂岛的山顶上,看着天空中的变化,心中不知道想些什么?
“洪哥——你在看什么?”武松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武洪面前有些疑问的随着武洪的目光直接看向天空之上。
“看来天,真的要变了,仙界与人间界的壁障很快就会破开,到时大量拥有无限威能的仙人冲入人间,不知道要给人间带来什么样的灾祸——”
武洪这几日,每天的自身实力,都是一日千里,那百万魔鸦代替自己行天道,不知道吸收了多少人的功法,要知道这不是简单的吸收功法,而是吸收那人所练功法的极致能量。
现在即使是人间界与天界的壁障完全破开,武洪也有与那些仙人一战的实力。
至于武洪自己的私人仇怨,在这天地大劫面前,武洪看的却不那么重了。
这场大劫波及三界,不知道多少人能够存活,武洪所担心的是人类是否会在这场大劫之中彻底泯灭。
他实力虽然高强,但是怎么才能够保护住自己所爱的人,自己的朋友,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出来吧,你是杨广帝的人吧?”武洪没有回答武松然的问题,而是莫名其妙的说。
武松然一惊,四下打量说“洪哥,你在与谁说话?”
“出来吧,凭借你的实力,是无法在我面前隐瞒的——”武洪微微一皱眉,暗想着躲藏之人不识时务,不过让武洪担心的却是这人能够完全不惧怕孤寂岛内的压制力量。
“嗖——”一道黑影牛皮癣多吃哪些菜有利于牛皮癣康复,从树林中闪现在武洪与武松然面前,这是一个女子黑衣蒙面,身材高挑而曲线勾人,如果面容在美丽那么绝对是一个魔鬼天使并存的女子。
这女子就这么安静的站在两人面前,也不说话,全身有些颤抖。
“你是——”武松然眉头微微一皱,看着眼前的神秘女子,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就连武洪也感应到眼前女子阵阵熟悉的感觉。
女子摘下面纱露出一个武洪与武松然熟悉无比的面容,她微微一笑说“公子,不认得我了吗?”
武洪和武松然同时露出欣喜之色“是你?若兰姐姐,你没死?”两人同时出声。
没错这神秘女子正是传闻被假武洪杀死的李若兰,万毒老人的徒弟,消失了近20年的时间,再次与武洪相见。
武洪还没有说话,就感觉香风扑鼻,李若兰身影消失在原地突然出现在武洪面前抱住武洪说“公子,我终于与你团员了,这20年间我无时不刻的不在想念你,从前我不敢说出我心中的想法,现在我不怕了,公子我爱你——”
武洪直接傻眼了,他从前也对李若兰有感觉,但是碍于他自己与武松然先发生了关系,就把两人的感情藏于心底,而且李若兰从前也不是那种善于表达的人,所以两人直到武洪消失,李若兰也没有向武洪表达爱意。
但武洪知道李若兰被当时的假武洪,现在的武霸天杀死的时候,武洪非常愤怒,想要为李若兰报仇,但没想到他与那武霸天的身份关联却是这么的特殊。
就连武威王也对武霸天加以爱护,如果武洪一直不出现,那么武霸天就绝对是武威王独一无二的儿子。
李若兰是一个坚强的女子,但是此时她拥抱着自己心爱的人,她哭了,眼泪无声息的湿了武洪的大片衣襟。
“妈妈——你快来看啊!爸爸又有相好的了,我可能要有3娘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武高强走出房间,看到自己的父亲搂着一个陌生的女子,对着房间之内大喊,声音甜美,但是却让武洪无比尴尬,想要推开李若兰,但是看到她哭的娇躯颤抖,又狠不下心来。
武洪心中道“我终究是欠了她一份感情,还是就此还了吧——”武洪想通之后,双手抱住李若兰说“若兰姐,一切都过去了,就与我一起生活吧,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武松然一直在旁边,虽然有些醋意!但她明显没有王碧萝那般爱嫉妒,同时也欣喜自己多年前的好友,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死去,再次出现在武洪面前。
“妈妈,你看,爸爸抱着那个女人——”武高强,发现自己的妈妈王碧萝出现在自己旁边,用玉质般的小手指着武洪与李若兰两人。
王碧萝先是脸色一难看,心里一挣扎,但随后就放的很开,微微一笑说“强儿,快去让你三娘抱抱——”
小武高强,小腿紧倒腾速度非常的快,来到李若兰旁边拽住她的黑衣的一角说“三娘——!?我要好吃的?见面礼——”
正激动之中的李若兰,突然感觉有人拽自己的黑色裙子,回身一看如同大白瓷娃娃一般粉雕玉琢的小孩,正在伸出小手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这。。。”李若兰直接傻了,这孩子竟然管自己叫三娘,让从未经历过人事的李若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洪公子,这孩子。。。?”
“若兰姐,这孩子,是我儿子——!?”武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李若兰大为惊讶看着武松然说“然妹妹,这是你的儿子吗?我不记得你的儿子20多岁了吗?”
武松然脸色有些发红说“还不是,我这好色的哥哥,到处留情,这小家伙还不是我的孩子——”
随后李若兰扫视一圈,看到王碧萝的存在,惊讶的下吧差点掉在地上,她可是清晰的记得此时正一脸微笑看着自己的女子是大唐的女皇帝啊!
这女皇帝虽然是人间皇帝,但身份在元界还是非常特殊的,她在元界有两重身份的,一个是元界玉女宗的圣女,另外一个身份却是元界土著势力留在人间的火种啊!没想到却是武洪现在的妻子,而且还有了孩子,李若兰的印象中,武洪可是与此女没有瓜葛的啊!
李若兰一时间思绪混乱,难道说公子真的是一个乱性之人?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李若兰是非常保守的女子,在认识武洪之前从来都是人为一个男人只能够取一个女子为妻,但是她喜欢武洪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把这一切都看的开了。
武高强还是一脸期盼的看着李若兰,李若兰刚要有所表示,“啊——妈妈,你为什么总掐我耳朵啊!啊掉了,掉了,轻点——”
武高强被王碧萝掐着耳朵嗷嗷乱叫。
“你就是若兰姐吧,我知道你与这大色狼的过去,欢迎你——”王碧萝真心露出笑容伸出玉手。
李若兰本就是懂得礼仪之人,当然不能失礼,连忙与王碧萝的手相握在一起。
“若兰姐姐,不要客气,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王碧萝笑着说。
李若兰脸色有些发红,他虽然在杨广帝旁边见惯了杨广帝与身边女人荒诞的行径,但是想到自己要同眼前两个同样靓丽的女子共侍一夫,脸色就有些潮红。
“三娘,我要礼物,礼物——”武高强不知道什么时候逃离了,王碧萝的控制再次莱卡到李若兰旁边。
xiaoshuting.la
李若兰难得的呵呵一笑,从乾坤戒指中取出几个灵果。
“哦——好诶,果子好香——”武高强,手中拿着果子,突然看到王碧萝神色有些不对,他转身就跑,速度非常之快,竟然不比一般的后天大圆满的人跑的慢,这让李若兰心惊异常,心想这孩子,天赋非同寻常啊!就是在元界的土著民中也没有这样的孩子。
随后李若兰与武洪讲述了这些年的经历,原来20年前,李若兰被假武洪逼迫,要李若兰跟随他做他的女人,李若兰当然不顺从,虽然被武洪的手下抓住了,但是她善用毒功,毒倒了假武洪的手下,逃离而去,但哪知还是被武洪追到。
后来李若兰被逼无奈跳进山谷,假武洪认为李若兰死定了,哪里知道李若兰不但没有死,被挂在半山腰,发现一个山洞,他顺着山洞走,当他走到一个岔路口的时候,发现竟然有两条岔路。
李若兰随便选了一个就走了进去,当出来的时候,发现一切都变了。
身后的山洞也消失不见了,这是个一元气充足的世界,李若兰在这个世界非常弱小,但是这世界灵气充足,修炼神速。
李若兰想起武洪曾经交给他的大日如来真解,就独自修炼起来,进步神速。
后来又机缘巧合,修炼了在元界几乎泛滥了的万魔心经,因为优秀被杨威帝感知,召唤到身边做事。
但她容貌无双,杨广帝数次想要强迫她就范,但即使她修炼了万魔心经,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意识能够主动控制,不肯随杨广之愿。
最后成为杨广身边的黑凤卫,修为进步神速,杨广也忘记了李若兰的神奇之处。
最近武洪修为大近,所有与武洪有关系,并且修炼过大日如来真解的人,都随同修为大进。
李若兰突然发现,杨广帝的万魔心经对于自己的控制,一下子变成了0.
李若兰迫不及待的,根据自己身体的反应,感知武洪所在的方向,一直来到孤寂岛,这也就是她一身修为为什么不被孤寂岛所限制的原因。
李若兰讲的简单,但缕缕听到惊险之处的时候,武洪都替她捏一把冷汗,心中道,这又是一个为自己付出巨大的女子,自己要向对待武松然和王碧萝那样,定然不负她心。
“若兰姐,你受苦了——”武洪边说,边楼过李若兰。
“哦——爸爸,不公平啊——你晚上又多了个玩伴——我一个朋友都没——”
武洪脸色有些发黑,武松然和王碧萝两女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公子,你们都玩什么啊?”只有李若兰有些奇怪的问武洪,她有些奇怪武洪这么大了,要与武松然和王碧萝经常玩什么游戏,让一个小孩子常挂在嘴边。
但李若兰的话一出口,武洪,武松然和王碧萝三人脸色骤变。
武高强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飞速的逃离而去,武洪三人才松了一口气。
“爸爸,经常和两个妈妈,晚上玩脱衣服的游戏,而且还互相打架,事后还很兴奋,我也搞不懂他们在玩什么?
以后我也找个女孩子玩玩这游戏,似乎很好玩的样子——”
武高强是走了,但是声音,在空气中毫无阻碍的传进李若兰的耳朵中。
此时李若兰的俏脸完全变成了紫红色,那有刚才的淡然,就算她在傻也知道武高强嘴中所说的脱衣服游戏,是武洪与两女在做什么。。。。
武洪三人,则脸色发紫,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熊孩子,都被你惯坏了——”王碧萝愤怒的看了武洪一眼,随后身形一闪就追踪武高强而去。
“我也去看看强儿,别处什么危险才好——”武松然也脸色有些发紫,挂不住,消失在原地追踪而去。
只留下有些发傻的武洪,和一脸羞红的李若兰。
过了半响,李若兰来到武洪面前,武洪有些紧张,李若兰低下头说“公子,你玩什么游戏,我都可以配合你——”
声音虽然小,但是武洪什么听力,需要刻意去听吗?甚至武洪现在连刘宗喆的九转玄功都能够完全的运转,就是李若兰心中的想法都完全能够听到。
但这愿意陪你玩游戏,顿时让武洪的火气有点大,眼睛不自觉的盯住了李若兰的脑袋之上。
平时武洪是绝对不会如此偷听别人心事的,在李若兰的脑海中,武洪看到四具赤条条的身体,在一张大床上肉搏,李若兰身穿一身完全不蔽体的红色内衣,手中还拿着鞭子,抽趟在床上的武洪。
“啊——”武洪连忙收回心神,惊叫出声。
“公子,你怎么了,你嫌弃我吗?”李若兰看到武洪如此反应,以为武洪不接受她,顿时眼泪、围绕眼圈就有掉落的趋势。
“不,不,不,不——我没那个意思”武洪连忙摆手说,然后他搂过李若兰的身体,无形的摸了一下额头,一把冷汗被他无形中甩落。
晚上待武松然与王碧萝回来的时候,全体野人与误闯进孤寂岛的元界中人,为武洪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夜晚三女一男开心的玩着肉搏大战。
“爸爸,真坏,怎么不让我看他是怎么玩的?不行,我也要找几个野人小姑娘玩玩——”武高强双目绽放神光,想要穿墙偷看,武洪房间内的情况,但显然这次他无法看到,武洪有了防备,他怎么可能看到。
这是三女一致嘱咐武洪做的,平时的时候三人并不知道,武高强有穿墙视物的本领,当然被这小家伙不时的偷看。
武高强有了如此与野人小姑娘,玩着等游戏的想法,这下可就坏了,那些个野人部落中的小姑娘可就坏了,近乎一夜之间都与武高强强行发生了关系。
没有办法啊!武高强是这孤寂岛的圣子,无人敢反驳他,还好他找的都是一些小女孩。
这些野人经过这几年的教化其实与外界中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了。
但是这些野人有一点却一点没有变,那就是对武洪敬若神明的心一点都没有变,虽然自己的女孩失身与武高强,但这些人却感觉非常自豪。
次日清晨,武洪与李若兰的关系最终确定下来,也了却两人的心病,几人幸福无比在房间内摆了一桌简单的酒席。
这时,武高强满脸得意红润大模大样的走进房间内。
“见过爹爹,大娘,妈妈,三娘——”小东西非可以治好多年的牛皮癣吗常有礼貌的给几人行了个礼。
“强儿,这一天,你跑那去了,怎么看不到你的身影”王碧萝装作不高兴的说。
“哼——臭爸爸,牛皮癣现在可以被根治吗你不让我看你们玩游戏,我就自己找人玩游戏去了,而且与我玩游戏的女孩子很多——”
武高强的样子,非常得意,小脑袋都快扬到天上去了。
武洪和几女互相对望一眼,然后“哈哈哈哈——”几人都被武高强都逗的笑了。
武高强脸色有些发红的看着几个人说“你们笑什么?不相信我吗?我可是很强大的——”
“啊!哈哈哈哈—全国治疗牛皮癣正规的医院—”几人听到武高强如此说,更是笑的脖子根通红,直接笑的肚子疼。
这么点的小娃娃,就算有那种想法,也没有那种能力吧。
可是接下来武高强的行动,直接让几人止住了笑容,武高强突然把裤子脱掉说“你们看,我的鸟虽然没有父亲的大,但却如同金刚——我昨晚与数十个小妹妹玩游戏,这感觉真爽啊!?”
几人还想大笑,王碧萝突然止住笑容说“你这孩子,这么小懂什么——也不知道羞快把裤子穿上——”
可是几人没有注意的是,那小鸟虽然小,却真如同武高强所说的那般,如同金刚般有光泽。
武高强满脸通红说“你们不信,我不理会你们了——”
这时,小毛,匆匆忙忙的走进大厅,跪倒在地上说“神道大人,我族数百民众在外等候你的大驾——”
直到此时,武洪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淡然的说“如果是献祭礼物就算了,我这里什么都不却——”
“不是,那个——是这么——”小毛顿时脸色有些发红,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个完整话。
这回可引起武洪的好奇了,武洪说“到底是什么事?别吞吞吐吐快说——”
小毛刚要咬牙回答武洪的话,武高强就说,“你下去等待吧,一会我父亲就出来!”
武高强完全一副命令的口吻。
“是——圣子大人——”小毛匆忙的退了下去。
“洪哥——我感觉这小家伙惹祸了——”武松然脸色有些不对的说。
王碧萝更是脸色有些发黑,死死的盯着武高强。
“切,叫你们不信我说的话,你们随我出来就知道了——”武高强随后说了句,看到王碧萝脸色难看,就冲出房间到了外面。
武洪与三女对望一眼,都感觉到好奇,到底武高强惹了什么麻烦,能够让数百野人同时到达自己的房间之外。
武洪与三女心中揣着好奇,踱步到外面,顿时傻了。
外面足足数百野人,个个锣鼓喧嚣,每一个家庭都带着一个幼小的身影,那是盖着红盖头的幼小身影。
这些人看到武洪出来后集体跪倒说“神道大人,我们是给圣子大人送妻子来的——”
“这。。。”武洪和三女同时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武高强。
然而此时的武高强对几位家长的目光视若未见,高兴的扬起手掌向那些野人打招呼。
“熊孩子,你到底做了什么——”王碧萝的眼中几乎喷出火焰来。
武高强非常骄傲的说,你们昨晚玩游戏,我偷看不到,我就与这些女孩子,玩你们同样的游戏了。
武洪和三女顿时无言,脸色一阵黑一阵白,顿时有些骑虎难下,这些孩子还这么小,就与强儿发生“超越男女正常的关系,这实在太惊人了”。
而后几人同时想起,似乎这孩子那东西发育的特别,好像具备了这种成人之间才有的能力。
野人们看到武洪几人不高兴,纷纷跪倒在地,连带他们的女儿都跪倒在地,连连说着各种冒犯的言语。
“你们起来吧,这不怪你们——”武洪大手一挥,这些人毫无法抗之力的纷纷被莫名的力量扶了起来。
这些野人中还夹杂着不少从外界进来的元界使者,这些人却完全是来看热闹的。
“既然这样——所有与强儿发生关系的女孩的家庭都是我永久庇护的存在——”武洪的宏大但却响彻在每一个人的心间,但仔细听来声音却并不大。
武洪的身体突然间虚化,变成一团巨大的劫云,飘浮在孤寂岛的天空之中。
这些野人本以为武洪发怒,恐怕对他们要做出惩罚,纷纷连忙磕头谢罪,那些个元界中人也纷纷跪倒在地,没有办法,武洪在这个小岛上就是绝对的神,不允许有任何人不敬,即使他们不下跪,也会被那些狂热的没有完全开化的野人撕成碎片。
武松然与李若兰还有王碧萝想要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因为他们只道武洪不会对这些人怎么样的。
果然武洪虽然变化成劫云,却并没有神雷落地,而是天空之中突然散发数白道光芒罩住了,武高强和那几百个家庭中的所有人。
神光非常之神秘,让人感觉模糊的感觉,但却看的非常真切,每一个被神光照耀的人,都满脸的幸福之色。
不多时神迹发生了,那些个野人家庭中的大人,全部都长出了一对金色的翅膀,看上去神圣无比,那些个幼小的新娘,全部都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长大。
这其中也包括武高强,他本幼小的身体也在不断长大,眨眼间武高强,同他那一夜发生关系的99名*全部都变成了青年男女。
“这是什么?”一个误闯进孤寂岛时刻想要逃离这里的元界中人,顿时看的傻了,这是什么?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因为这是神的手段,元界的任何高手都无法做到如此。
武洪能够运用此种手段,全部都是他化身为天道的力量,天道是什么,能够改变时间空间。
可是这一下,坏了——武洪不知道的是,他这么一改变,直接让这些孩子成长?他本以为这种事情不会对外界有影响,但他完全忘记了,他现在是代理天道,“天”代表一切。
他使时光加速,整个天行大陆,甚至整个时空,都飞速前进了20年左右。
这一瞬间的施法,让时空错乱,直接向前推进了20年之久。
这20年间,整个天行大陆发生巨变,而山顶上的众多野人还有武松然等人,只感觉事情只是一瞬间的事,那上百个女娃娃,还有武高强就完全的变成了一个成年人。
这等手段惊呆了所有人,包括三女,“神道大人,神道大人——”光芒散尽武洪逐渐实体化,突然有一个元界中人突然跪倒在地,大喊神道大人。
他的行为惊醒了所有目瞪口呆的人,这些人全部都齐头下跪,把武洪当做神明一般看待。
武洪没有落在地上,仔细感应一下身体,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本“碎”秘籍,定在武洪头顶,此时已经多翻开了一页上面正如同武洪所预料的那般写着“三”
武洪大手一挥,整个孤寂岛上所有的野人还有亲人,全部都进入武洪自成的空间之内。
孤寂岛也从原先的近万人,这20年眨眼间突然多出几万的陌生面孔,武洪仔细感应了一些这些人体内的能量发现,这些人有些人明显超越了先天的存在。
虽然刚才只是短短的瞬间,但是武洪的力量呈现几何力量的增长,因为虽然只是一瞬间,那百万三头乌鸦,却已经在外界替他行驶了20年之久的天道权利,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强大的存在。
武洪现在的实力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达了什么地步,武洪甚至感觉自己只要愿意能够把整个天行大陆大碎。
此时孤寂岛外面的世界天空中,人山人海,各种强者林立,而且有数万超越先天的存在气息,那不属于先天,那是属于仙人的境界。
可是这些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却并不敢进入孤寂岛内?武洪近乎是用瞬移的方式直接飞出孤寂岛之外。
此时孤寂岛外,分为两大阵营,一个阵营是一个年轻人,带着数万的元界高手,还有一些仙人当空而立。
而另外一方阵营却是完全由仙人组成的团体,武霸天赫然在列。
武洪的突然出现,没有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因为武洪的能量波动只是平常的一个先天强者的存在根本引不起这些人的注意,就连那恨武洪比天高的武霸天也没有注意到武洪突然出现。
武洪现在可以说把天道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但他还不是真正的天道。
但这并不影响武洪的演算天机的能力,他略微的一算,就明白这20年发生了什么事。
杨广运用变异的万魔心经,大肆让人宣扬万魔心经的子功法,有不少元界大能着道,成为了杨广的牺牲品,甚至20年前武洪刚运转时空大法不久,仙界的障壁就彻底破开了。
有不少仙人,都抵不住诱惑,修炼了万魔心经,就当杨广准备统一天下的时候,突生变化,他竟然无法完全的控制自己,他本身竟然被另外一股邪恶的力量所控制。
那个控制他的人竟然是一个尸王,然而更加恐怖的是,杨广所认为的所有元界大能,和一些名声响亮的仙人,全部都被这个尸王所控制。
没有办法,现在所有的生杀大权,全部都掌握在这个尸王的手中,这尸王勉强够先天高级境界,但却控制无数强大的力量为己用。
然而这尸王的第一道命令,不是控制世界,而是消灭武霸天,他所认为的武洪。
武霸天被仙界中人得知是第二个朱厌之王,那些没有被尸王控制的仙人如何能够让尸王的势力杀掉武霸天,顿时把武霸天保护在自己的阵营之中。
两方强大的势力,非常之强大,屡次大战,但却谁也奈何不了对方,直到打的大陆破碎,海枯石烂,世界一切普通人都消失无踪化为齑粉。
两大势力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存在,那就是孤寂岛,任他们如何使用法力轰击,这孤寂岛的防御固若金汤,一点波兰都不起,凡是进入孤寂岛的强者全部都消失无踪。
“黄浩天——”你不要太过分,你要知道这武霸天的身份非常特殊,真正的朱厌已经死了,让天地大劫猛然增加10倍,这20年间,山河崩碎,世界混乱,全部都是如此造成。
此刻的武霸天是天道留存的一线生机,望你顾忌大局不要做的太决?
一个仙灵般的少女,怒目而斥对面的尸王.
武洪看到周灵儿出现一呆,然后他又看向黄天昊旁边一个平凡的僵尸女子,顿时武洪脑海中如同一道响雷晃过,他身体都是一颤“黄玲——”
这仙灵飘逸不似凡女的人,却正是周灵儿,是仙界的皇族,也是仙界的女皇,实力非常之强大,自从他父皇飞升到所谓的神界悄无声息后,就一直由她控制这仙界。
“呵呵,我是叫你周皇呢?还是叫你周娘呢?”黄天昊非常玩味的说。
“你——”周灵儿脸色难看,但却无法反驳,因为他的确与武霸天成就了一对。
武洪看的清楚,心中有些感叹,终究不属于自己,初恋就是初恋也许她并不适合自己。
他完全被所有人当成了是空气,没有人注意一个在几万人之中突然出现的无名小卒。
“陛下,跟他罗嗦什么?杀了他——”武霸天在周灵儿旁边挑唆说。
这已经是两大势力数次对拼了,不断的有高手陨落天地间,彻底的消失,连灵魂碎片都不曾留下,更说不上投胎转世了。
叱咤风云的杨广,和一些元界大能,还有一些强大的仙人全部都是黄昊天的手下,不可谓是一种讽刺。
但是这些被控制的人没有办法,把黄昊天的生命比自己性命看的还重要,非常慎重的防备着对方,因为一旦黄昊天这个尸王死亡,那么他们将彻底死亡,连灵魂都会消亡。
最起码战死的话,也许还有留下残魂投胎转世的可能。
武洪仔细凝目观看了一下,一副画面出现在武洪脑海中“黄玲自土坑中爬出,短暂的清醒后,生下了黄昊天,黄玲存留在脑海中最后的意识竟然是武洪千手千眼的模样——那是一身佛气,这种景象被黄昊天察觉,那种气息让他讨厌,他就误认为,那杀死害死黄玲的是武洪——
所以一直隐忍在人间,想要找机会报仇,后来机缘下,得到超级秘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
也就是那卖给武洪书本的老人手中的三宝之一与大日如来真解齐名。
这种功法神异无比,外加黄昊天本是半人半尸的存在,是一具尸婴,僵尸是什么?僵尸咬过的人,就要成为僵尸。
黄昊天修炼特殊的功法,只要他在人间界的主要河流内,释放自己的尸毒,那么整个人间界的人都要中毒成为他的衷心手下。
天地一体后,黄昊天挑选几条灵气最为充足的河流释放了自己的尸毒,那么显然所有用过灵水的人或者生物将要全部沾染尸毒,成为他的手下,这就是尸王之身配合,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的效果,所以才有了大量的元界高手,还有仙人做手下,现在的局面
那些个没有中毒的人,要么如同武洪这样,修炼的功法是与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同级别的存在不中此毒,要么是万万年闭关的仙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黄玲的手下。
“好了,你们的喜辽妥软膏治疗牛皮癣的效果好吗战争可以结束了——”武洪明白了前后,突然出声道。
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仙人和大能们一惊,因为这声音是响彻在他们心中,要知道他们有多强大,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也近乎不可能发生的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武洪的身上。
“武洪,是你——”武霸天突然跳出来,近乎疯狂的指着武洪说,同时他满脸的惊讶之色。
黄昊天看到又一个与自己仇人一摸一样的人出现,也是一脸惊色。
武洪没有管这些人的惊讶,直接身形出现在“黄玲”旁边,速度快的超越了时间空间,所有人都不知道武洪是怎么出现在黄玲身边的。
“不许你伤害,我母亲——给我杀了他——”黄昊天脸色大变 ,突然出现的这个人让他感觉到了恐惧。
“安静一下吧,昊儿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武洪手中突然多出一变镜子,这面镜子是天地灵宝,是杨威所有,是产于天地产生之前,具有无上威能。
周灵儿一脸复杂的在武洪与武霸天两人身上来回的看,没有妄动。
“你——你要做什么?”黄昊天自成名之后,从来没有此刻惊惧,他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母亲。
武洪突然伸出手指在他的脑门上一点,顿时纷乱的记忆冲进黄昊天的脑海中。
黄昊天清醒后,直接傻了,愣愣的飘浮在空中不在说话。
武洪用阴阳镜的阳面照向“黄玲”本身眼睛没有任何华彩的黄玲,眼珠间突然过着不同的人生画面,最后定格在与武洪最后离别的瞬间。
黄玲逐渐有了灵气,恢复了过来,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她无声的落下两滴眼泪。
“洪哥——”她有些哽咽的说出了第一句话,也许是因为多年不说话?
??声音多少有些嘶哑。
“妈妈——是你吗?妈妈——”黄昊天看到武洪治好了黄玲,他心中狂喜,他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甚至连武洪的一些过去也全部都了解了,就在刚才武洪把一些相关的记忆全部都引导给他。
所有仙人,没有一人敢多出一声,武洪所展现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他们的了解。
武霸天则脸色狂变“为什么?为什么?你所有的事都要比我强?”他近乎歇斯底里。
武洪摇摇头说“哎——事情该有个结束了,消失吧——”武洪大手一挥,一道十几丈长的混沌气息直接攻击向武霸天。
武霸天脸色大变,周灵儿也是脸色难看的说“所有人听令,给我挡住这攻击——”
周灵儿在仙界拥有无上权威,他的话就是圣旨,顿时上万道仙气汇聚成天地洪流打破虚空阻挡武洪那不起眼的十几丈长的混沌气息。
“轰隆隆——”声响之大,仿若天地大爆炸,天地灵气混乱,使得所有人瞬间失去目视能力。
但当所有气息平静之后,那十几丈长的混沌气息,依然不紧不慢的攻击向一脸惊恐的武霸天。
但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武洪的攻击看似不起眼,但其中混杂的能量让所有周灵儿一方的仙人,有一种无力感“扑哧——”一声,混沌气息毫无阻碍的穿过武霸天的身体,到死武霸天都不敢相信,他就这么轻易的在万众瞩目,强者林立壮观的情况下死去了。
他的身体分崩离析,直接化为天地间,最本能的力量,彻底消失于天地之间。
周灵儿一脸仇恨的看着武洪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般帮助那尸王——”
武洪没有正面回答周灵儿的话,而是叹息一声说“灵儿,你还记得天书小世界中的经历吗?你还记得那冲进观世镜山中时,说我爱你的那个少年吗?”
周灵儿每听一句话,脸上的惊讶就多一分,最后却完全目瞪口呆,她实在无法相信,当年那个弱小的连蝼蚁都不如的存在,现在是这般的高高在上,需要她仰头观看的存在。
“现在这一切过去已经不重要了,天地需要重组,不全的天道需要补充——就需要破碎———”
好看的言情小说
“没错,天道是要重组,但是却是老夫来重组——”突然间高天之上出现一个宏大的声音,这声音震的所有强大的仙人心灵都是发颤。
突然自高天之上出现一个佝偻的老人,看不出任何实力,完全就如同普通人,但越是这样就越让众人心惊,只有武洪一人神态自然的说“你老终于在次出现了——”
“呵呵——小伙子,不错,不错,我给了你功法,你竟然把这功法修炼成天道功法——不错,不错——”
老人点头夸赞武洪,把一群强大的仙人完全当成了空气。
“该消失的,总该消失了——”武洪没有什么动作,话语结束,所有的仙人,全部都身体一颤,然后强大的躯体分崩成天地间,最原始的灵气。
武洪脸色有些难看,这些身死的人包括黄玲和黄昊天,等一些自己关爱之人,但随后武洪就笑道说“你知道我现在是新天道,我能够随时复活这些人,你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你想要杀死我吗?”
“呵呵,我承认,你现在的功力,我无法杀死你,除非虚空破碎——但是我有办法同化你——”
老人微笑着对武洪说。
“你老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的如此吗?”武洪面色有些阴沉,心中有些不安的说。
“没错,老夫就要满天下的,发秘籍给适合的人修炼,看看是否有人能够成就天道与老夫汇合,然后老夫破碎了这片腐朽的虚空,从造天地——”
“想知道我如何杀死你吗?”老人非常玩味的说。
“但你没有机会了,融合吧孩子——”老人突然身体虚化,逐渐变化成与武洪一样的天道混沌气息。
武洪就感觉一股庞大的吸力,甚至连他的思想都被吸引!武洪心中大惊,想要喊叫都无法得逞。
“老夫历经万万载寿命,与天地同成,但要单脓包型银屑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凭借老夫的实力是无法彻底砸碎虚空之门。
重造世界的,所以老夫要培养天道接班人,最后一举融合成新的天道——”
显然老人口中所谓的虚空之门,是从造天地关键的存在。
武洪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失,他艰难的用意识回应老者说“难道你就不怕,新融合出的强大天道,你就消失吗?
哈哈哈,一切都在老夫的算计之内,老夫在这天地间存在万万年之久,记忆庞大无边,之前曾经吞灭过3个天道接班人,重造过3次新世界,难道我的记忆还不能够战胜你一个新天道的记忆成为主导吗?
消失的只会是你罢了——”
老人的话语结束,武洪就发现,自己的思绪一条条的被抽走,彻底的消失不见,他活的岁月短暂,这般抽取,眨眼间,思想就成为了一片空白——
呵呵,用人间的话说,姜还是老的辣,你这般年。。。。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我看到了什么?”
“啊——不——”老人自混沌气息中,传来阵阵惨叫之声,在混沌气息中出现一团白色的能量,扰乱了混沌秩序。
“我不甘心啊——你竟然是虚空之门的一缕元灵——难怪——难怪——”
老人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最后混沌中白光大放,混沌气息在天地之间翻江倒海,整个天行大陆,元界,仙界彻底破碎——只留下最后的一片虚无星空——”
武洪的意识渐渐回归,略微一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的亲人朋友,全部都身死。
整个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他眉头轻皱对着虚空说“老朋友,你在异度虚空过的怎么样?出现吧——”
武洪对着眼前的虚空突然呼唤,顿时从虚空之中出现一把,金光闪闪的锤子。
这把锤子却是一直在人间界跟随武洪许久的杀牛之锤,经历过雷劫飞升到这片虚空中不存在的“兵界——”此时被武洪召唤了回来。
武洪当空而立,手拿杀牛锤,看着头顶无限的虚空,口中大喝“砸——碎——虚——空——天——地——重——组”
武洪猛的把锤子仍向空旷虚无的虚空之中“轰——”一声,仿若宇宙第一声的爆炸响声,整片虚空开始出现裂痕,裂痕之中发出闪电一般的光亮——
“哗啦啦——”整片虚空碎裂开来,变成白茫茫的世界。
武洪是这白茫茫世界之中唯一的生物,武洪大喝一声“万物生——”顿时天地之间出现无数的星球,星云。
每一个行星之上,都出现不同的生命,人类主要在一颗水蓝色的星球之上,武洪给起名字叫做“地球”。
“世间要众生平等,天地资源共享——无高低之分——”武洪的声音响彻正片宇宙,顿时随着他的话语音落,整个宇宙之中的灵气开始充裕起来。
武洪来到地球之上空说“你为天地主导星,任何强大的存在,都无法彻底破坏你的存在——”
武洪大手一会,一道混沌气息直接冲进地球内核。
武洪顿时分出缕缕真气,分别造出了,武松然,王碧萝,刘宗喆,黄昊天,黄玲,等一切自己熟悉的朋友和亲人,包括一些野人,全部被武洪重新造了出来。
众人出现后,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段记忆,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你。
武洪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地球之上,武高强取了99个媳妇,儿孙满堂,遍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夕阳西下,武洪陪同几女坐在一个山头之上看着残阳说“我的爱人们,我将与你们共同生活到这片天地,再次破灭之时——”
几女同时笑笑,依偎在武洪身边,形成一副永恒的画面
全书完——
后面的情节多少有些赶,实在是书的成绩比较惨淡,只有收尾了。
书中不免有错别字,和故事不连贯的地方,实在没办法是第一次写书,希望看书的朋友见谅。
没有过多的感慨,筹划下一本书。(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0-8 06:22 , Processed in 0.06145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