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回复: 0

虚空幻影

[复制链接]

159

主题

159

帖子

57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73
发表于 2022-9-23 12: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虚空幻影
       
  狱卒黄把从风偷放出去,毕竟赌的是自己的脑袋,时不时瞟着侧卧在地铺上的全念坤,生怕生出不测。 ??到了申时下半时,还不见从风返回大牢,只剩半个时辰就要换班了,不觉焦躁起来,事情一旦败露,那是杀头的祸事,自己死了就算是报答他的帮扶之恩,可留下孤苦伶仃的老娘如何放心得下?
 长白癜风7年怎么治疗 心中六神无主,忍不住问全念坤:“你估摸着他是不是有啥事儿耽搁了?”
  不料全念坤倒反问一句:“他跟你说就是看热闹,没说有别的事儿?”
  糟了,连他兄弟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去干什么,我这办的什么事儿!
  赵戍临平时没少挨狱卒黄的鞭子,这会儿偷窥到他惶恐不安,心里幸灾乐祸,靠近牢栏说:“他不会回来了,你就等着倒霉吧。”
  狱卒黄攥紧鞭子呵斥他:“欠揍你,有你什么事儿!”
  赵戍临得意洋洋说:“我没事儿,是你有事儿,你可惨了,死定了。”
  “大叔,没事添堵,您损不损?”
  狱卒黄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从风在身后说:“我回来了,黄兄,我回来了。”
  狱卒黄惊喜交加:“兄弟,你这么守信!”
  “我怎敢不回来,总不能连累黄兄。今儿帮我这么大的忙,只能日后再谢了。请黄兄换我兄长出来。”
  狱卒黄打开牢门,全念坤还朝里躺着,说:“你还真回来了,我打算一直替下去哩,一句话的事儿。”
  从风催促说:“念坤大哥把你憋的,差点耽搁了,快换衣服,赶在狱卒黄交班前出去。??? ? ??”
  全念坤松了一口气,还想说什么,狱卒黄也催他:“快走、快走。”
  郧中隐几个吃完午饭。沈万奎结了帐,一起回到住处,全念坤还没有回来。马翼飞烧了一壶茶,大家一边喝着一边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沈万奎先说了明天去县衙的方案。马翼飞表示赞同,郧中隐说忒软蛋,得给知县老儿一点颜色瞧瞧。两边争执不护理牛皮癣注意什么下,庚妹却冷不丁来了一句:“天津衙门这边,我这心里可不踏实。这事儿还会有不少磕碰。”
  郧中隐说:“这有啥不踏实的,现在满世界都知道会顶礼慈云的人不是从风,官府眼瞎啊?”
  庚妹说:“我担心金师爷和秦矗一准要操蛋。”
  沈万奎说:“中隐,庚妹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这案子原本就是金达和秦矗打联联使坏,现在要翻盘对他们可不是好事,不能不提防。”
  郧中隐说:“金达和秦矗我去敲断他一条腿,让俩货出不了门,上哪儿去操蛋?”
  马翼飞说:“你那是臭招,人家的腿是恁么好敲的?这事儿不难。只要唬住了金达,秦矗蹦起来拉尿三尺高,让他蹦去。我给金达写几句话,庚妹你送他手上去,我保准他看了屁都不敢放一个。”
  郧中隐说:“他能听你的,你以为你是他爹啊?”
  马翼飞说:“你忘了那尊玉佛金达留了收条在咱们手上,只要提起这事儿,比他爹还管用。”
  马翼飞平时爱练个字儿记个帐啥的,糙纸烂笔头是现成的,从床底下摸出来。写了几句话:
  金师爷:你留那张玉佛的收条我一直没敢扔,今儿天后宫的顶礼慈云满世界都知道是咋回事了,从风的冤案不翻盘没天理。?  ? ? ??我给你提个醒,别听秦矗鼓捣再玩幺蛾子。要不完蛋的是你。
  恶人郧中隐
  庚妹一边看一边念,沈万奎听到“恶人”两个字,打了一愣,说:“老马,别戴个‘恶人’的帽子。”
  郧中隐说:“就这两个字写得最好,我不是恶人谁是恶人!”
  庚妹说:“他就是个恶人。”
  银屑病能否勤洗头郧中隐说:“庚妹。别愣着了,快给金达送去,一定要交给他本人。。”
  庚妹不慌不忙折叠好,揣进衣兜,说:“急什么,金达这会儿还没散衙呢,我还得见趟来喜和二黑,明儿去县衙让他们也凑几个预防牛皮癣扩散该怎么做人。”
  沈万奎说:“庚妹,你得跟荣行的兄弟打个招呼,咱们去县衙伸冤,叫他们别干本行的事儿了。”
  庚妹说:“放心吧,贼不走空,你那些撂地的同行穷得叮当响,谁愿意下手啊?倒是你自个儿要张着神,兜里别带。哎哟,你还真有货。”
  沈万奎没留神,身上的钱兜被庚妹拎在手里。尴尬笑了笑,说:“你手脚真快,不玩戏法可惜了。”
  庚妹扔给他说:“敢情你们玩戏法的和贼是本家。好啦,还你。”
  说着轻步柔身悠出门,又回过头来撂了一句:“一会儿有收成,晚饭我做东。”
  庚妹走了半个时辰,全念坤才回来,此时已是万家灯火。刚落脚,郧中隐就问:“念坤,你替从风蹲大牢去了?”
  全念坤说:“你咋知道?”
  郧中隐说:“老马说的,他说对了吗?”
  全念坤说:“都成马半白癜风早期的症状表现有什么仙了,一句话的事儿。你们见着从风了吗?”
  郧中隐说:“没见着,就知道他来了。”
  全念坤说:“没见着,他跑出来干什么?”
  马翼飞说:“他没告诉你?估摸着你们俩急急忙忙没工夫说。念坤,你今儿立了大功。”
  遂把上午生的事儿告诉全念坤。
  全念坤惊讶不已:“敢情他不是看热闹,就为玩个戏法,唱哪出?”
  郧中隐一本正经说:“念坤,你跟我一样,没老马和老沈脑瓜子好使。他让你在牢里冒称他,他跑出来冒称别人,把官府搞蒙了头,明儿咱们就可以借着势头上衙门伸冤去。”
  全念坤说:“这我可没想到他来这么一招,恁地,我坐这半日牢也值,一句话的事儿。”
  庚妹冷不丁从面进来,挖苦说:“敢情有人坐牢坐上瘾了,狱卒黄没让你吃鞭子?”
  全念坤挥起拳头吓唬她:“信不信我揍得你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一句话的事儿。”
  庚妹笑出一串“咯咯”银屑病图片用什么药膏说:“信不信一句话的事儿,不信就是两句话的事儿。”
  马翼飞打断二人:“庚妹,送到金达手上了吗?”
  庚妹说:“还能不送到?我办事儿多老成。看门的要递进去,我说‘这种信你也敢递?你想让他老婆知道拉皮条的上门来了?’结果金达赶着投胎似的滚出来了,抽出信瞥一眼,脸上立马就挂不住了。”
  大家听着闷笑。
  忽听有人敲门,郧中隐迎出去,是个拄着拐杖的老乞丐,正要轰他,老乞丐怵惕四顾,低声说:“我是狱卒黄,这是一份不限期的探监牒文,从风那会儿没来得及跟替他的兄弟说,让你明儿一定去一趟。”
  郧中隐瞅他一只脚脖子打了绑带,有些过意不去,说:“兄弟,又让你受累,改日得好好谢你。”
  狱卒黄说:“不碍事儿,我正好上街给我娘抓药,捎带手儿过来了。”
  郧中隐唤庚妹出来,倾囊掏些碎银给他,说:“别嫌少,拿着叫车好了。”
  郧中隐返回屋,扬了扬牒文说:“从风让我明儿去一趟,估摸着还有啥急事儿,老马你跟我一块去。老沈,去衙门的事儿就拜托你了,念坤和庚妹跟着你,码头有一拨兄弟我已经打好招呼了。”
  庚妹说:“中隐大哥,我想去静海。”
  全念坤说:“庚妹不能去静海,去衙门喊冤这事儿还真少不了你,一句话的事儿。”
  庚妹说:“为什么?我又没有三头六臂。”
  全念坤说:“你嗓门大啊,跟蝎子蜇了屁股似的跳起来喊,能把知县老儿吓得尿裤子,一句话的事儿。”
  庚妹说:“你才被蝎子蜇了屁股呢,你被疯狗咬了,两句话的事儿。”
  郧中隐说:“庚妹,衙门这边的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和念坤随老沈去,除了助阵,还有一项任务,你和金达打过几次交道了,你一露脸,金达想玩幺蛾子也得憷你几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0-5 14:27 , Processed in 0.05655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