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回复: 0

凶猛之礼

[复制链接]

126

主题

126

帖子

4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6
发表于 2022-9-22 20: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凶猛之礼
       
“大家不如猜猜寻常型牛皮癣的诊断法,我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珍贵的礼物?”梅川内库首先买了个关子,不公布自己的礼物是什么,而是兴致勃勃的对周围的人说道。
  有几个人搭了话,可是梅川内库只是笑笑置之,也没有立刻揭晓答案。
  “刁老大,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有没有觉得我的华夏语言,又进一步了。”梅川内库扫视人群几圈,视线瞄着人群中的刁树旺,笑着打招呼道。
  “是啊,那么久没见,你说起话来,越来越像人了!”刁树旺冷哼一声,板着脸回道。
  “哎呀,刁老大,脾气还是那么冲呐!”梅川内库摇摇头,又虚以委蛇道,“大家都猜得不亦乐乎,不知道刁老大有没有兴致猜猜我的礼物呢?”
  “你送给老太君的礼物,就算是狗.屎,也跟我没关系,我没兴趣跟你玩猜猜。”刁树旺轻蔑道,全然不把梅川内库放在眼里。
  梅川内库拿指头点了点刁树旺,表面上是笑嘻嘻的,实际上暗度陈仓,朝身后的一名个子最矮小,戴着一顶‘屁帘帽‘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那名戴帽手下,耳朵两旁垂下的“屁帘”挡住了半张脸,只见他轻轻抬起眼皮,朝梅川内库回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动作十分隐晦。
  这时,梅川内库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又落在了另一边的胡媚儿身上,目光情不自禁的亮了起来。?入字幕?址:нeìУаПgе?Сом?看新章
  “?,这不是胡老大么?”他一脸色迷迷的笑道。
  胡媚儿黛眉蹙着,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
  “胡老大还是那么高贵冷艳呢!不过,比起我上次看到你的时候,你的气质和美貌,更加动人了,天下男人,没几个能不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梅川内库赫然赞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成为追求胡老大大军中的一员呢?”
  这个时候,秦奋示威性的主动贴近胡媚儿,还挽起了她手。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梅川内库不怀好意,他就是要警告那些不安好心的人,禁止骚扰胡媚儿!
  感受着秦奋示好的动作,胡媚儿并没有抗拒,反倒嘴角微微挽起,脸上闪烁起了幸福甜蜜的神色,这样一来,俩人的关系就不言而喻了。
  梅川内库阴着脸,皱着眉头盯着俩人手牵着手,冷笑道,“看来,胡老大已经名花有主了。这位小伙看上去很年轻呢,没想到胡老大喜欢吃嫩草。”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我喜欢吃什么,中意什么男人,跟你毛关系都没有!”胡媚儿白眼道,娇躯又往秦奋更贴了贴,秦奋则干脆张开牛皮癣引发的危害有什么手,将她揽在了怀中。
  “是啊,有些人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胡小姐,咱不用管他。尤其是这种脸皮厚到家的扶桑鬼子,跟他说话真是浪费口水。”人群中的李鹤,讨好似的说道。
  李鹤表面上是这么说,实则心里的醋坛早已打翻,对秦奋又恨又恼。可他已经打定主意,对胡媚儿要用文火慢慢炖,所以在这个时候,美人儿受到骚扰,他只管站出来维护,从备胎做起,就有机会走进这位美人的心窝。
  而且,这个扶桑鬼子一出场,就惹人烦厌。李鹤仗着自己是京城李家人,便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根本不把这个梅川内库放在眼里。
  岂料,胡媚儿对李鹤的讨好嗤之以鼻,对他的帮话毫无反应。李鹤吃了闭门羹,心里暗暗不爽,但也不好当场发飙。
  倒是梅川内库听到这话,表情严肃了起来,瞪了一眼不自量力的李鹤,又突然呵呵一笑,没说什么。却暗地里朝身后的戴帽手下又使了个神色。
  那戴帽手下盯了李鹤与秦奋一眼,迅速垂下眼皮,和刚才一样,算是把刁树旺,李鹤,还有秦奋记下来了。
  就在这时,沉默中的老太君,突然哼道,“梅川内库,你这是打算送我一头猛虎还是野兽?”
  “老太君真是明智过人,你猜得非常接近了!不过,猛虎野兽虽然珍贵,但是送给老太君,我除非脑子进水了。”梅川内库笑道。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瞠目结舌,敢情梅川内库送的,竟牛皮癣复发会严重吗然真的是庞然大活物啊?
  “不是进水了,就是被驴踢了,谁说得定呢!”老太君没好气道。
  “大家都知道,老太君平日喜好陶冶情操,最钟爱养鸟,你送一个那么大的东西,不是要跟老太君对着干吗?选择在老太君的寿辰上踢馆,你什么意思?”胡媚儿质疑道。
  “胡老大别激动啊,我这是跟随着老太君的喜好,精心挑选的礼物呢。”梅川内库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那就把你的礼物,在大家面前亮出来,藏着掖着,浪费老太君寿辰的时间!”胡媚儿又道。
  “是啊,是啊,把箱子打开,给我们看看,到底啥东西那么流弊哄哄的!”人群起哄道。
  梅川内库优哉游哉,一点都不心急,瞅瞅老太君,才漫不经心的笑道,“老太君,在箱子打开之前,我还有几句话要说。”
  “那就赶紧说!”老太君没好气道。
  “对啊,有屁就快放!”旁边的人也等不及了。
  “其实啊,我这箱子里头,装重视银屑病预防的原因得就是一只鸟,只不过,我这只鸟和其它不一样,体型庞大就是它的特点之一。”梅川内库说说停停,话中处处透着弦外之音,让人猜不透,“据我所知,老太君一直以来养的都是小鸟,对我这只大鸟,肯定刮目相看。”
  “是什么鸟,体型会那么大?”周围的人疑惑了起来。
  “是什么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只鸟,我敢送,老太君你未必能收的下!”梅川内库眼底里开始燃起了奸猾和得意之色。
  “你什么意思,啊?”老太君皱起了眉头,严肃的问道。
  “老太君不明白?呵,我的华夏语言还是不及格啊,那我就说的清楚明白点,我的这份大礼,老太君你的胃口太小,恐怕承受不起啊,华夏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叫做无福消受,哈哈,意思是不是叫做没有命去享受了?”梅川内库语气不阴不阳的说道。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脸色唰唰的大变,这个梅川内库在老太君的寿宴上,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分明就是来踢馆的,胆子也忒大了吧!
  “你敢当众挑衅我这个老太婆!梅川内库,别以为你是扶桑山头组的人,我就耐你不可!我这还没死呢!”老太君怒喝道。
  “哎呀呀,真不好意思,我说的话可能让老太君误解了。难道刚才自罚三杯,把脑子都喝糊涂了?”梅川内库假装慌张道。
  “哼!”老太君不耐烦道,“我不管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今天是我的大喜寿的日子,你要是还把我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就放下你的礼物,赶紧滚蛋!”
  “嘿嘿。”梅川内库不把老太君的话放在眼里,挑衅似的笑了一声。
  他旋即转过身,打了一个响指,那两名负责推箱子的其中一名手下,掏出一把又黑又长的钥匙,给大铁箱开锁。
  寿宴上的每一个人,都把脑袋伸得老长,眼睛往那铁箱直钻,对箱子里所谓的大鸟,十分好奇。
  “嘎吱……”
  “啁啾……”
  箱子打开的一刹那,一阵锐利的鸣叫声,骤然传出,如雷鸣般爆开,充斥在四周,每个人的耳朵都不约而同的震颤,不少人捂着耳朵,差点承受不住这尖锐名声给耳膜带来的刺激。
  紧接着,一直体型庞大的大鹰,扑扇着巨翅,从铁箱里腾空跃出,像关押了许久的犯人,一下子重获自由,那尖锐鸣声仿佛是它的喜悦之声。
  可是在众人听来,这声音压根喜悦不起来,虽然有天震地骇的穿透力,可那嘶哑的声线,尖锐且凄惨,鬼吼狼嚎,比乌鸦难听一百倍,像无数个大锯在拉扯。
  等到大鸟的叫声停下来,众人才缓过劲来,目光齐刷刷的落在那只大鸟上。它居然已经飞到了舞台上,霸占了整个舞台的醒目的位置。
  周围的人纷纷避而远之,因为这只大鸟,不仅体型庞大,长相也异常凶狠,多看几眼,都生怕它会突然冲上来把自己撕碎。
  这大鸟身高有一人高,甚至在场许多人都不及它高。长度更惊人,张开大翅膀,起码超过两米。它的头部到脖子位置,赤果无羽,光秃秃的。只有背部至尾巴位置,覆盖了褐色的毛。
  除了秃头之外,最惹人注目的,应该是它的嘴巴了,尖尖的勾起,仿佛一只锋利的钩子,能轻易将猎物啄破和撕碎。
  这只大鸟第一眼看上去,脖子和头都是光秃秃的,十分丑陋,但丑陋的同时,又透着穷凶极恶的气质。
  此时此刻,屹立在台上的大鸟,一双精锐的目光透着凶悍,仿佛在宣誓它的主权,任何人不得靠近。
  “这是什么鸟?体型也太大了吧!难道是鹰?可是看着又不像鹰啊,鹰比它帅气多了!”胡媚儿咋舌的望着舞台的方向。
  这大鸟和老太君饲养的珍稀鸟相比,不管是在观赏性,还是饲养方面,都没有可比性!总不能特地订造一个大箱子养着吧?而且这庞然大物明显是不可能家养的,一看就养不服。
  “这叫秃鹫,又可以叫做秃鹰或者狗头鹰,生长在高山荒原,这种大型猛兽,以食腐为生。”秦奋盯着那秃鹫,翻阅着魔门十艺里的知识库,一边给胡媚儿介绍。
  “什么?食腐为生?”胡媚儿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盯着那只大鸟,梅川内库在老太君的寿宴上,送一只体型庞大的食腐动物,也太不把老太君放在眼里了吧?
  不过随着秦奋的介绍,胡媚儿才对秃鹫有更加深入的了解,实际上并不如它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彪悍。
  “梅川内库,你送一只那么大的东西给我,还让这东西霸占我的寿宴舞台,你存心捣乱是吧?”老太君显然不太喜欢这只秃鹫。
  “老太君,稍安勿躁啊!你一把年纪了,养鸟也养得这么长时间,心境怎么会如此的暴躁呢?”梅川内库嘴角抽了抽。
  “你颠倒是非的本领,还真不容小觑,对待你这种人,我还需要耐性吗?”老太君瞪眼道。
  “礼都露面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毕竟在座的宾客们,应该对这种鸟非常陌生。”梅川内库别开视线,无视老太君。
  周围没人吭声,只有他一个人自以为是的介绍道,“我这大鸟,来自非洲的大草原,来历可不简单,是我专门请猎人狩猎了数月,才捕捉成功。它的名字呢,叫秃鹫,别看它体型庞大,也是属于鸟的一种。当然,最有趣的地方,还是秃鹫喜好的食物,它喜欢吃腐食,尤其是人的尸体,那是它的大餐!”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在华夏的银屑病可以吃袖吗藏原地区,有一种叫做天葬的仪式,就是将死去的人搬往高塔,并暴露出来,吸引秃鹫,成为它的食物。”梅川内库就好像在说笑话似的,兴致勃勃的说着,全然不管老太君的脸色。
  “混账!”老太君愤怒了,气得从太师椅上站起来。
  “老太君,你为啥生气啊?”梅川内库刻意装傻,“难道老太君不喜欢这只大鸟?哎呀,甭管是大鸟小鸟,都是属于鸟,我这不是迎合了老太君的心意吗?”
  “真是大言不惭,梅川内库,你装疯扮傻有意思吗?”胡媚儿神色凝重道。
  周围的人也看穿了梅川内库的庐山真面目。
  这厮送一只体型庞大的秃鹫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一只穷凶极恶的食腐动物,钟爱吃各种尸体,包括人的尸体。这不等于咒老太君去死?而且还重点给这只秃鹫介绍一下,唯恐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似的,分明就是故意挑衅,拿秃鹫来羞辱老太君!
  什么方法可以治疗牛皮癣呢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啊!
  在自己的寿宴上,被一个扶桑人送食腐动物羞辱,也难怪老太君会这么生气。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0-8 05:43 , Processed in 0.06152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